娱乐焦点

左小祖咒《最爱》:老天爷有的是亲戚

导读: 去过左小祖咒工作室的人可能很容易发现,那儿最多的唱片除了他自己的,就是电影原声,离碟机最近的也是原声唱片。左小祖咒就是这样个人,他身边很难见到乐器(他的理论是,乐器是凶器,容忍让人找到线索,搜集证据),但是唱片多。在别人练琴的时候,他在疯狂吸收音乐思想,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成为乐手或歌手而成了摇滚师的原因。

左小祖咒

左小祖咒

       去过左小祖咒工作室的人可能很容易发现,那儿最多的唱片除了他自己的,就是电影原声,离碟机最近的也是原声唱片。左小祖咒就是这样个人,他身边很难见到乐器(他的理论是,乐器是凶器,容忍让人找到线索,搜集证据),但是唱片多。在别人练琴的时候,他在疯狂吸收音乐思想,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成为乐手或歌手而成了摇滚师的原因。他另一个值得学习的地方是,角色感很强,在做电影原声音乐的时候,从不强调摇滚元素。他很清楚电影音乐是为电影服务的,容不得摆谱这种事儿。这倒不是说摇滚乐不能做摇滚配乐,抛开摇滚电影不说,《现代启示录》就把大门的音乐用得恰到好处,《天生杀人狂》的配乐就是摇滚集锦,《扎布里斯基角》里平克·弗洛伊德的音乐,《离魂异客》里尼尔·扬的配乐都够摇滚、够好使。但这些都导演的趣味,顾长卫却不能算是摇迷,他看上的,也许正是左小祖咒的音乐智慧。一个好的电影音乐家,首先要具备的是理解力,库布里克就很少用原创电影音乐,直接用经典,照样效果不俗,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左小祖咒必须知道顾长卫想要什么,知道影片需要什么,这一点,他是可以做到的,而且可以做得很好。《最爱》的配乐获了金鸡奖提名,这个是很多人都知道的,好歹这都是个荣誉,起码是个肯定。有趣的是,颁奖那天晚上,我正好在左小祖咒的工作室玩儿,没获奖的消息传来,他发了条微博:“如果金鸡奖发给我,金鸡就不是鸡了。”我想他还可以补充上,“它就变成鸡鸡了,”结果他没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