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焦点

FOG新古典音乐 霞光浓雾总相宜(图)

导读: 如果你想在氛围乐中听到摇滚的硬度,如果你想在桃花源中依然感受城市的心跳,如果你想在祥和中依然保持心潮的澎湃,如果你想在古典韵律中捕捉现代的律动,那么由“树音乐”厂牌推出的这张Fog专辑《明镜》,至少在今年的国内乐坛,是你没有之一的不二选择。

FOG新古典音乐 霞光浓雾总相宜(图)

FOG的新古典音乐,霞光浓雾总相宜

  如果你想在氛围乐中听到摇滚的硬度,如果你想在桃花源中依然感受城市的心跳,如果你想在祥和中依然保持心潮的澎湃,如果你想在古典韵律中捕捉现代的律动,那么由“树音乐”厂牌推出的这张Fog专辑《明镜》(Transparent Mirror),至少在今年的国内乐坛,是你没有之一的不二选择。

  从风格上来讲,《明镜》是一种融合了“氛围乐”、“后摇滚”、“智能舞曲”,乃至“新古典”元素的专辑。当然,对于音乐人来讲,什么曲风不是关键,元素多少也不是问题。说到底,一个优秀的音乐人,尤其是一个非传统流行歌曲创作人,并不能仅仅只是堆积材料的工匠,他需要手巧但更要心灵。要做出优秀的作品,必须要集设计与制作为一体,而其最终的目的,不是为了让专业歌迷和所谓乐评人,对他的作品进行肢解,并为其中所涉及到的曲风和元素大赞其词。而是最终将形而下的技术,变化为形而上的气质,甚至把听觉以色觉、味觉的方式呈现,让所有有缘听到乐符的人(不只是乐迷),都能驻脚倾听、以此联想。而Fog的这张《明镜》,如果以色觉的角度来讲,恰恰就是封面上的那种蓝紫色天与霞光融合的颜色。有一点梦幻和幻彩,但又同样拥有宇宙独特的澄澈和清明。

  作为一个曾经常年旅居韩国的音乐人,Fog一方面在生活上享受着韩国郊外宁静唯美的景致,一方面则又在音乐上深受日系“后摇滚”的影响。两者的结合,也让他很自然地学会用后者的技巧,去表达前者那种旷远、幽深的景色,以及那种属于大自然层峦叠嶂,或奇峻或纯净的美妙。专辑中的《White Cloud》,就是这种典型的“后摇滚”作品。但和一般的“后摇滚”,哪怕是日系的“后摇滚”作品相比,Fog却总是会在音乐中呈现出明亮、抒情、唯美和明朗的气质,那种东方味道浓郁的空蒙。而《White Cloud》也确实让人想起“树音乐”厂牌曾经推出过的著名音乐人窦唯在“山河水”和“译乐队”时期的作品。都是在纯西方的乐句中,展现出东方的泼墨写意。异曲但却同工。某种程度上,这种东方与西方、传统与现代、幻彩与绿意的融合,恰恰也正是“树音乐”厂牌一直所致力的音乐方向。

  《明镜》同样也是一张相当有配乐感的“氛围乐”专辑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国内“新古典主义”代表音乐人丁可的加入,在融入丁可个人风格浓郁的新古典钢琴元素,以及IDM化的电音处理后,专辑也因此有了传统“氛围乐”不具有的节奏张力。《Fog》和《Morning》里通过碎拍节奏和杂音音效的处理,就如童年时向一池春水扔石子的游戏,自然又童趣,在如归隐入定般的祥和氛围气息中,因此有了生命的烟火、旺盛的生机,以及亦梦亦幻亦真的胶着感。而丁可在《Intro》等作品招牌式的钢琴演奏,除了为专辑提供中世纪古典音乐的那种唯美、灵性和浪漫,也常常成为许多作品意境的点睛之笔,在梦幻的“氛围”中,流动出霞光般的一抹亮丽。顺便一提的是,丁可的另两张个人专辑,也很快会由“树音乐”推出。

  而《Moonlight》即使是一首纯音乐作品,却依然有着不亚于传统流行歌曲的悦耳、动听,甚至共鸣度。如同是许如芸经典歌曲《独角戏》的音乐版、自然版和宇宙版,一边是空灵的钢琴在淡淡的忧伤中叙述唯美、柔情和浪漫,一边是IDM的节奏在看似“破坏”和“扭曲”中,与这种纯自然的风景与情怀交织、交错出一副传统与现代的风情。竖琴音效的加入,更像是把人带入四维空间,在传统与未来、在工业与人心、在唯美与机械之间,Moonlight也在科技与自然的缠绕中,有了一种亦古亦今、亦真亦幻的立体感。